朱永新:减负减不下去,根源原来在这里...

发布时间:2019-03-06

朱永新:学生课业负担重的问题,从国家层面来说,行政局部无比重视,然而在短期内要获得明显后果还是有难度。因为教导评估体系、教育考试制度还不基天性的变革。现在学校不让补课,变成家庭补,总体上来说,我觉得还不让人非常乐观的根本性的好转的气象浮现。不仅仅学生的累赘重,先生的负担也重,所以我今年专门写了对老师减负问题的提案。我以为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,当初咱们的全体教育体系跟社会系统,还没有很好地整合起来为教育、为减负发现良好的条件。

2019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,全国政协常委兼副秘书长、民进核心副主席朱永新做客公民网强国论坛,以“如何办好国民满意的教诲”为主题,就中小学生减负、人工智能跟技能对教育的影响、全民阅读等问题与网友在线交流。

主持人:我们也知道,去年把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写进了咱们的政府工作报告,据你理解,这项工作当初取得什么样的功能呢?

谈及中小学减负问题,朱永新认为要想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,首先要从末端解决。也就是说我们怎么让人可能找到一个好工作。

中小学生减负应从招工用人入手

从哪里解决呢?首先要从末端解决。也就是说,我们怎么样让人能够找到一个好工作,工作和工作之间收入调配没有那么大的差别。我始终主张,比喻公务员测验,能不能把学历的请求降下来,能不能恳求不要大学生,只有受到良好的中等教育就可能做公务员。关键是才干更主要,学力比学历更有价值。

学生包袱很重的一个重要起因是,大家都是独生子女,都渴望孩子今后能找到一个好的工作,有好的收入。你要有好工作、好收入,你就要进好大学,要进好大学就要进好中学,要进好中学就要进好小学,要进好小学,就要进好幼儿园,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。哪一环都不费神。